您现在的位置 :主页 > 开奖记录 >

六玄开讲网“出了问题我负责!”他的一句话义

发布时间: 2021-06-15

  公众号微信公众号“共青团中央”(ID:gqtzy2014)综合整理自微信公众号“新华每日电讯”(ID:xhmrdxwx)、员网、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、人民日报

  与闻名全球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相比,听说过谢高华这个名字的人,恐怕连个零头都不够。这位当年冒险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县委书记,主政义乌仅两年零八个月,却被当地人民一直感念至今。

  2018年11月26日,谢高华入选党中央拟表彰100名改革开放杰出对象名单。这个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国家最高荣誉,首次从国家层面肯定他“催生了义乌这一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,为全国小商品市场的改革发展树立了榜样”。

  2018年10月20日,谢高华参加义乌小商品市场旧址公园揭幕仪式。王建明 摄

  1982年4月六玄开讲网51岁的谢高华调任义乌县委书记。当时,义乌主城区不到3平方公里,有“一条马路七盏灯,一个喇叭响全城”一说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义乌农民开始从事各种副业,在城里逐渐自发形成小规模的路边市场。虽然义乌素有“鸡毛换糖”的走商文化,但在当时,路边市场仍被视为“投机倒把”。

  转折发生在1982年5月的一天,在县城摆摊经常被驱赶的农妇冯爱倩,将谢高华堵在县委机关大院外,责问政府为什么不让老百姓摆地摊。

  谢高华并没有把这个“胆大”的女人赶走,而是请她进办公室,听她讲述遇到的困难。听罢,谢高华拍着胸脯说:“你继续摆摊,有人来查就说谢书记同意的” 。

  此后,谢高华着手对义乌的农民状况和城里的摆摊者进行调查,他认为,如果农民从事小商品售卖能吃饱饭,甚至致富,那就高度契合党中央的精神,就不违法。政府要顺应民意,给市场松绑。当时政策不明了,不少干部怕担责任,顾虑重重。在一次县机关大会上,谢高华明确表态:“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,出了问题我负责!”

  1982年9月,义乌县委作出决定: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,并由义乌县政府发出通告。这是全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。

  开放市场只是第一步。当时仍有许多百姓想干又不敢干,为此谢高华提出“四个允许”:允许农民经商,允许农民进城,允许长途贩运,允许多渠道竞争。县委还要求有关部门要开“绿灯”,工商部门要准予登记,发放营业执照,银行、财税、执法等部门都要予以支持。对于不执行县委开放小商品市场决定的,予以撤职。

  义乌市场开放初期,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,问题也一个比一个棘手,特别是税收管理矛盾突出。一方面当时实行八级累进税制,赚钱越多交税越多,偷税漏税现象时有发生;另一方面市场上人多货也杂,价格随行就市,很难凭税票计税。

  按照当时批量购销的规定,一次成交额达到30元以上者,就得到市场管理部门开发票,交管理费。一段时间以来,税收干部频繁突击抽查,苦不堪言,商贩们被追来赶去,怨声载道。

  谢高华深入小商品市场调研,看到“很多商品都没有价格,也没有发票,往往上午一个价,下午一个价,如何收税成了一个大问题。这样继续搞下去,连生意都做不成,还哪来的税收?现在要‘放水养鱼’,不能‘杀鸡取蛋’” 。

  义乌小商品市场旧址公园揭牌仪式上,表演挑起货郞担,手摇拔浪鼓的“敲糖帮”艺人。王建明 摄

  谢高华与主管副县长陈正兴商量,得想个切实可行的办法,既要执行税收政策,又要让利给农民。陈正兴和税务部门研究后,提出将营业税和增值税两税并一税,试行“定额征税”办法,即对每个摊位设固定的计税额,目标额度之外的营业收入不再计税。

  “跟农民打交道,要把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办法去处理。这样不但能调动生产积极性,老百姓心里也高兴” 。对这个“定额计征、源泉控管”的办法,谢高华打心眼里赞成支持。虽然他知道拍这个板有风险,却没想到引发了一场震动很大的“税收风波”。

  “定额征税”试行后,卖鸡蛋的老太婆不用开发票了,个体商贩税负也降低了,周边市县的小商贩们蜂拥而至。据统计,“放水养鱼”当年的税收竟比两年前提高了3倍。

  在此期间,有人向省里写信告状,对义乌这种做法提出批评。一位来义乌采访调研的记者,认为这种“定额征税”的做法简单易行,对各地搞活市场也有借鉴意义,就通过内部刊物向中央高层做了反映。

  很快,财政部就有了明确态度,认定“定额税”属于税收包干,违反税法政策,要求浙江省严肃处理。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王芳作出批示,由省财政厅派员到义乌调查,并提出具体的处理意见。

  调查组通过几天调查走访,听取各方面意见,也找谢高华谈了半天,最后在调查报告中给出结论,大意是“办法可行,欠妥,在实践中完善” 。

  1984年11月26日,谢高华被免去义乌县委书记职务,平级调任金华地委农工部长。

  对于这次工作调动,谢高华毫不在乎。在他看来,义乌的问题解决了,县委班子人员配齐工作理顺了,县域经济发展也找到出路了,省委交给自己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。

  结果还不到半年,金华地委撤销并进行区划调整。省领导征求他意见,问他到西(衢州)还是东(金华)。谢高华还是和过去一样,只说了一句“东也可以西也可以,听组织上定了”。

  谢高华走了,可是他一手推动的义乌小商品市场还在。一年又一年,在顽强、坚韧的义乌人手中,小商品市场蓬勃发展起来。

  现在,义乌已经成为了“世界超市”,第一代小商品市场经历了5次搬迁和11次扩建,也已经发展成为现在的“义乌国际商贸城”。2020年,义乌的GDP超过了1400亿。义乌的人民,真的富起来了。

  1995年,第一届小商品博览会在义乌举办,谢高华也正式退休。那一年,很多义乌商人和群众,自发到高速路口迎接这位老书记“回家”。2007年时,义乌的商户们更是用107辆车,来欢迎谢高华。每一辆车上,都贴上了“饮水思源”四个字,横幅是“谢天谢地谢高华”。

  在此后的每一年,义乌小商品博览会,都少不了谢高华的身影。“没有谢高华,就不开博览会”,这是每一届义乌博览会的传统。而2019年,谢书记却失约了,2019年10月23日下午,“改革先锋”、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催生培育者谢高华同志因病抢救无效,在杭州的浙江医院逝世。

  谢高华常说:“义乌市场不是我脑子凭空想出来的,而是义乌人民创造出来的。”谢高华虽然离开了,但是千千万万的义乌人还在,谢高华的不认输、他的创造、他的改革精神,已经生生不息地流淌在每一位义乌人的血液里……